英国“脱欧”:谈判有尽 余波未平-Trademax


  新华社伦敦12月25日电 题:英国“脱欧”:谈判有尽 余波未平

  新华社记者顾震球 杨海若

  “我们叫做开始的往往就是结束,而宣告结束也就是着手开始。”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24日在英欧未来关系谈判达成协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引用英国诗人艾略特的名句,以表达对谈判结束的复杂心情。

  在距离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仅剩7天之际,英欧未来关系谈判的马拉松终于在24日来到了终点:双方经Trademax过9个多月的艰难博弈,终于就包括贸易、安全等在内的一系列合作关系问题达成了协议。

  这一历史性协议的达成,不仅让漫长而又曲折的“脱欧”进程划上了句号,而且也使那些担心出现“无协议脱欧”噩梦的英国工商界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如果各自议会能及时批准协议,英国将从明Trademax年1月1日起正式以非欧盟成员国的新身份与欧盟按照新协议从事贸易往来——英欧关系从此将翻开新的一页,欧洲政治版图将出现新的变化。

  对于英国而言,与欧盟这个最大的贸易伙伴达成协议,意味着终于消除了部分自2016年“脱欧”公投后就出现的不确定性,避免了英欧双边贸易因回到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而出现的高额关税成本。这会给受新冠疫情重创的英国经济带来更多复苏的希望,同时也保住了几十万人的就业“饭碗”。

  英国“脱欧”是欧洲一体化进程中前所未有的事件,对欧洲一体化、地缘政治的影响在短时间内难以显现。这份长达两千页新协议的落实,需要英国内部、英欧之间在执行过程中重新“磨合”。仅谈判中最大难题捕鱼权所涉及到的鱼类就有一百多种,执行起来的难度可想而知。因此,尽管艰难的谈判终于结束,但英国“脱欧”带来的影响远未终结。

  从短期来看,即便有新协议保驾护航,英欧之间的贸易流畅度与英国留在欧盟单一市场相比仍不可同日而语。且不说对服务贸易造成的改变,仅就商品贸易而言,新调整的通关手续和边境检查将难以避免。一方面,如何尽快适应新的贸易关系,避免因准备不足导致的混乱,是双方政府机构和贸易企业都将面临的挑战;另一方面,对目前疫情下的英国和许多欧洲其他国家来说,保证食品、药品等物资顺利进出关口尤为重要。

  从长远来看,据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此前预计,相较于留在欧盟,即使在与欧盟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脱欧”也将使英国在未来15年内面临4%的国内生产总值损失。“脱欧”造成的影响也并不局限在经贸领域,比如说,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加剧苏格兰地区的独立倾向。

  从更广视野看,“脱欧”是英国试图调整对外关系的产物,其终局意味着新历史进程的开始。在“后脱欧”时代,英国如何在脱离传统欧洲盟友关系的情况下确保自己的政治稳定、经济繁荣和国际影响力,如何在国内民粹主义势力抬头的情况下兑现政府当初提出的“全球化英国”设想,仍然是待解的命题。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几年前“脱欧”公投放飞的“黑天鹅”如今终于落地,这究竟是英国发展进程中的巨大转折还是阶段性调整,历史并不能马上给出答案。不过,许多被“脱欧”折腾得身心疲惫的英国人真诚希望,英欧谈判的结束是一波三折“脱欧”故事中一个新阶段的开端。